中文 English
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延长子站群
党建报道

当前位置: 党群建设 > 党建报道 > 正文
太阳城彩票平台 -廉洁文化故事|我的父亲马培友
  审核人:   (点击量:)


勘探公司/马东

时光飞逝,父亲离开已十余年。10多年来,父亲的身影无时不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梦里——清瘦而高大。

父亲马培友是共和国同龄人,出生在安塞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兄弟姐妹五人,父亲是长子。祖父是一个耿直而有远见的农民,虽然家中经济窘迫,子女又多,还是坚持把父亲供到高中毕业。20岁那年,父亲背着简单的行囊,离开了牵肠挂肚的祖母和自己熟悉的家乡,和很多年轻人一起坐上了南下的大卡车,风尘仆仆来到铜川矿务局,在鸭口煤矿参加了工作,成为一名煤矿工人。由于父亲工作努力,五年后的一个偶然机会,父亲与石油结缘,被调往延长油矿永坪油田。从此,开启了他非常热爱并为之奉献终身的石油事业。

父亲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春天,我出生了。听祖母和母亲常常念叨我出生的情形。那时候父母两地分居,父亲在铜川,母亲在安塞教书。父亲只有在农忙的时候才有几天假期,回家帮助收割,我出生那天父亲照例缺席。儿时的记忆模模糊糊,到我四、五岁能记事起,父亲就常不在家。不管父亲在铜川还是在永坪,记忆中只有秋收和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父亲。见了以后,我也总是怯怯的站得很远看他,等我稍微可以和他亲近的时候,他又离开了家。

童年在父亲的远离和我对父爱的懵懂中一晃而逝。记忆中有一年,大约是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暑假,小小少年有一天突然对父亲的工作环境和外面的世界产生了极大兴趣。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母亲拗不过我,托熟人把我捎到了永坪。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在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孩子眼睛里,这仿佛一个全新的世界。父亲每天很早起来,洗漱,打扫院子,带我去食堂吃饭,然后上班。我留在父亲的宿舍里写暑假作业、玩耍,下班后父亲在院子里教我打球。

记得有一天,临下班时,父亲所在的球队接到一个临时比赛通知,地方球队要和油田比赛。因为时间紧、任务急,大家都未来得及吃晚饭。我热切地想跟着父亲去看比赛,父亲匆忙换下工装,套上球衣,带着我出发了!到了比赛现场,单位给每个队员发了一个包子,那个年代物资匮乏,我又是父亲临时带来的,自然没有我的份儿。父亲接过包子,随手递给了我,我接过包子,几口就吃完了,坐在一群大人中间看父亲打比赛。父亲那时候三十岁出头,正值盛年,球技精湛,在场上又是主力队员,他每投进去一个球,全场就热烈鼓掌。等到父亲打赢了比赛,已是晚上。在灯光下,汗水在他黝黑的胳膊和脸上闪着光,他过来拉我,我感觉到了他的虚弱,他的手微微抖动。现在想起,那么热的天气,上了一天班,又空着肚子打一晚上比赛,父亲一定是饿坏了。那一晚,一个包子和一场球赛,让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了父亲的爱,也第一次为拥有这样一位父亲感到自豪。

我上初三那年,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在子长。父亲由于工作出色,在油田先后被组织培养为生产科副科长、副矿长,成为子长油田的创业者之一。父亲在子长工作的几年,我离家去延安中学读书。记得高中毕业那年暑假,父亲看到高考后彻底放松的我,许是担心无压力的日子会让我消磨意志、无所事事,他提出让我去工地当小工。我当时很不愿意,7、8月的天气,烈日炎炎,在室外提泥包、搬砖、和水泥,一介书生无论从身体和自尊心都无法接受!可是,鉴于我与父亲聚少离多,对他总有几分畏惧,加之母亲从不袒护,我没敢提出异议。那年暑假,我在工地上和一群“揽工汉”吃在一起、住在一起,晒黑了,也结实了!一个月后,我领到80块工资。第一次,凭借自己的汗水得到了回报!回家给父亲看时,他欣慰地笑了,自豪地说:“我马培友的儿子,就不能是懒汉!”。80块钱和父亲对我的认可,带给了我劳动的光荣和精神的快乐!

记得也是高中毕业那年,正好遇到油矿招工,很多子弟争相报名。我当时的梦想是考上师范大学,当一名老师。招工考试我是不愿意参加的,可是父亲执意让我试试,没想到,我考了当年延长油矿第一名!就在这时候,师范专业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也到了。父亲依然每天早出晚归的工作,母亲则利用暑假为我打点行囊。父亲的一些同事和部下听说我同时被大学录取了,纷纷给父亲出主意:娃娃招工考了第一名,又收到大学录取通知,完全可以给娃带工资、工龄上大学,到时候什么也不误......我当时听了也很高兴,如果可以这样,那么大学生活过得一定很宽裕很滋润。父亲断然拒绝了这一“好意”,通知人事部门作废了我的招工名额。大学毕业后,我以社会毕业生的身份分回了延长油矿管理局,工龄也从当年开始算起。我上大学期间,父亲由于工作出色,已从子长油矿副矿长、甘谷驿油矿副矿长、矿长担任为延长油矿管理局副局长。记得1992年他任甘谷驿油矿矿长期间,油田开发取得了重大突破,甘谷驿油矿年产原油在全局率先突破10万吨大关。1996年父亲任管理局副局长分管生产以来,原油产量以10万吨、20万吨、30万吨、40万吨、50万吨的速度连年上升。

我工作后,父亲坚持不让我去热点部门,一直对我严格要求。记得我结婚那年,父亲正分管总务后勤,永坪的房子一直很紧张。结婚前父亲就把我和妻子叫到跟前语重心长地说:“按你们俩现在的资历,再过十年估计也分不到房子。我出钱,你们自己在山上租个平房或者窑洞结婚吧!家具也不要置办太多,有必需品就行了。”我听了父亲的话,很不高兴,觉得他太不近人情。6年后,我们分到了永坪红旗沟的一间老旧平房。记得我分到房子是一个春天,父亲很开心,他和母亲很多次来看我的房子,利用去延安开会的空闲,给我买回地板格让我铺在平房简陋的砖地上。记忆中,住在平房里的两年,是我家最幸福的时光,周末父亲偶尔有空闲的时候,我把他和母亲叫到家中小聚。父亲坐在小凳子上,在屋檐下眯着眼,和院子里的邻居们拉家常,我和母亲、妻子在厨房里忙着做饭……现在想起,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

2003年初,父亲提议我们一大家子回家乡陪奶奶过春节,大年初二,我们几十口人拍了一张很大的全家福。谁也没有想到,这居然是我们和父亲过的最后一个新年,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2003年9月的一天,永坪选油站原油泄漏,父亲带领机关全体工作人员抢险一天一夜。经常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工作,使得过度劳累的父亲开始咳血。父亲虚弱靠在沙发上,母亲着急的抹泪,催促父亲检查身体。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父亲再也没有回到他熟悉和热爱的工作岗位。随后我和母亲、弟弟带着父亲辗转西安、北京、延安治病。2004年1月17日,饱受癌症折磨的父亲,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热爱并为之奋斗一生的石油事业!

回想父亲的一生,短暂而熠熠生辉。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一个国有企业的领导,这和他坚持原则、吃苦耐劳、敢说敢干、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分不开。无论在生产一线、抗洪一线、抢险现场,无不留下他辛劳清瘦的身影。一棵大树只有倒下,才能量出它的长度。这是父亲病倒后,我最深切的体会!从北京看病回到延安后,无数老同事、退休老工人来探望父亲,由于害怕感染,父亲只能在隔离病房的玻璃窗上给他们招招手,在楼道里很多老工人背过父亲偷偷掉眼泪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我想,这就是对父亲人品的最高褒奖吧!

父亲去世后,延安市委、市政府、陕西石油和化工行业管理办公室、陕西省太阳城线上娱乐开户 工业集团公司、延安日报社等单位纷纷发来唁电,省、市、县、管理局领导也纷纷送来花圈表示深切哀悼。2004年1月24日追悼会现场,小小的沿河湾,人山人海泣不成声!时任管理局主要领导写下《痛悼马培友同志》的诗句:

二次创业难,苦干整八年,

东征又西战,培友先行官。

首战子午岭,二战杨台山,

三战涧峪岔,四战丰富川。

五战永坪镇,六战共大滩,

七战张村驿,八战热寺湾。

……

挥师再北上,披荆斩泥丸,

待到千万吨,报捷君墓前。

父亲走了,带着我们对他的不舍,带着他在油田未尽的事业……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安葬完父亲,世间再无“爸爸”,人前提起,再不忍心说“爸爸”,只会称作我的“父亲”。在奶奶、母亲、弟妹和妻儿面前,我没有理由表现出我的悲伤和软弱。正像父亲带给我的骄傲一样,我以父亲为榜样,在他当年工作过的地方,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迈向明天。

 
集团宣传片
热门文章

版权所有:太阳城彩票平台  
技术支持:太阳城彩票平台 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陕ICP备案:05015368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